十堰父子扎根山村教學點,演繹現實版《一個都不能少》!

十堰父子扎根山村教學點,演繹現實版《一個都不能少》!

發布時間:2019-11-19 11:02:17    來源:文明湖北

還記得1999年張藝謀導演的電影《一個都不能少》嗎?這部電影講述了在中國的偏遠山區

農村兒童因為貧窮而失學最后在年輕代課教師魏敏芝的努力下沒有流失任何一個學生的故事

(電影《一個都不能少》劇照)近日現實版“一個都不能少”在竹山縣麻家渡鎮龍興教學點上演

一名教師堅守在

只有一個學生的教學點

今秋,龍興教學點只有1名5歲的男孩兒,名叫黃朝峨;1名教師,今年40歲,名叫胡波。

胡波老師正在給黃朝峨上美術課。

麻家渡鎮龍興村是該鎮最偏遠的村寨,目前,該村常住人口只有300余人,是名副其實的空殼村、空心村。村里曾經有所小學,學校最熱鬧的時候有6個班,10名教師,100余名學生。2003年,當地學校撤并,三年級以上的學生都到距離龍興教學點8公里的牌樓小學就讀。

教學點第一任老師胡啟林:

“只要還有一個學生,我一定教到退休。”

麻家渡鎮龍興教學點的第一任老師,叫做胡啟林,是該教學點現任教師胡波的父親,胡波就是從胡啟林手中接過接力棒的。

胡啟林從1973年參加工作以來就從未離開過這所學校,“我舍不得離開這里,如果我走了孩子們就得走8公里山路到牌樓小學讀書,這對六七歲的娃娃來說太吃不消了,這些孩子的父親,很多都是我的學生,他們信任我,如果上級同意,教學點不撤銷,只要還有一個學生,我一定教到退休。”胡啟林說到做到。

胡啟林老師(右)退休后經常回到再到龍興教學點看一看。

“龍興村是出了名的窮村寨,山上野豬很多,很多村民舉家外遷,青年人娶媳婦都很困難,經常有孩子因為貧困等原因而輟學,胡老師一戶戶給家長做工作,多次拿出少得可憐的工資為學生墊學費。“他不圖啥,只為了讓孩子們多認得幾個字。”村民黃朝陽這樣評價胡啟林老師。

40年教學生涯,胡啟林堅守教師的職責,生動地詮釋了“一個都不能少”的真正含義。

接過父親的擔子

胡波主動申請調入龍興教學點任教

2013年7月,胡啟林年滿60歲,要辦退休手續。因為教學點的條件太差,年輕教師不愿意來這里,即使勉強來了,也不能安心從教,為此,胡啟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為了讓龍興教學點的孩子一個也不能少,胡啟林希望兒子胡波到龍興教學點接替自己的崗位,而那時的胡波在竹山縣樓臺鄉一所條件不錯的小學任教。

胡啟林患有急性腎炎,由于注射了大量鏈霉素,導致左耳失聰,一直沒有治愈。后來,他的心腦血管疾病加重,雙手顫抖得厲害,有時連粉筆都握不住。由于經濟拮據,胡啟林自己上山采摘銀杏樹葉泡水喝,用來降血壓。盡管飽受疾病的折磨,他卻從沒有叫過苦,仍然咬緊牙關堅持給學生上課。“父親是我學習的榜樣,我能繼續堅守這個教學崗位,沒有絲毫怨言。”得知父親的愿望后,胡波主動申請,2013年9月調入龍興教學點任教,父親胡啟林這才安心退休。

胡波教黃朝峨打毽子球。

胡波告訴記者,以前教學點一般有10名孩子左右,分兩個年級,在同一個教室上課。語文、數學、音樂、美術、體育等課程都是他一人包攬。除了給孩子們上課,胡波還帶著家離學校太遠的孩子一起吃飯。

初到教學點,胡波第一次走上復式班講臺時,也曾手忙腳亂,不習慣這樣的教學方式,但他沒有氣餒,而是一次次地摸索、總結、試驗。教學內容如何穿插?課堂動靜如何搭配?學生如何分層……這些時時縈繞在他腦海里的問題,在不斷的實踐中逐漸有了答案,胡波的課堂也慢慢變得井然有序。

胡波教黃朝峨畫畫。

今秋開學,學校僅剩一名學前班的學生黃朝峨,胡波認真學習新修訂的《幼兒園工作規程》,遵循幼兒身心發展特點和規律,課程以活動、游戲為主,寓教于樂,寓學于“玩”。

“我是大山的兒子,我自愿申請到這里來教書,這里就是我的家。孩子有學上,我心里就踏實。”胡波老師用質樸的話語道出自己的心聲。

胡波帶著黃朝峨一起拍皮球。

山里娃是大山里的希望

總是需要一些人一直在大山里用心守望

對教書育人使命的堅守

對家鄉孩子深深的期望

已融入胡啟林、胡波父子的血液里

在艱苦環境中教書育人默默奉獻,不求名利把美好的青春年華奉獻給了大山里的孩子父子兩代人堅守著一份責任就像一座燈塔點亮山里孩子心中的希望

讓我們為這樣的鄉村老師點贊

本文為“荊楚號”作者上傳并發布,僅代表作者觀點。荊楚網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小说出版了赚钱吗